首頁導航手機版
您好!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![請登錄],新用戶?[免費注冊] 會員中心 |養老社區 |保險查詢 |養老院查詢
養老信息網-讓我們共同關注老年人

四都村留守老人集體創業種楊梅,有收入,有盼頭

“楊梅熟了,孩子就回來了”

文章來源:浙江老年報 作者:記者 錢慧慧 發布日期:2019-06-25 09:06:27
瀏覽次數: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: 0

6月20日凌晨5點,浙江省仙居縣四都村,39歲的陳燕芬正蹲在地上,按照品相將楊梅分揀到不同的籃子中。接著,這些楊梅將被打包發貨,運往各地,一早上,陳燕芬寄出了250公斤楊梅。平日里,陳燕芬在遼寧省大連市一所高校里工作,每年她都會在楊梅成熟時請假一個月,回家幫年屆七十的父母采楊梅、賣楊梅。

四都村是小有名氣的“楊梅村”,全村楊梅種植面積有400多畝。由于大多數年輕人在外工作、生活,留在村子里的三四百位老人支撐起了楊梅種植產業。但自從楊梅給家里帶來了可觀收入,每年6月,至少有90%的外出年輕人像陳燕芬這樣,返鄉幫助老人打理楊梅生意。

“楊梅紅,子女歸。”每到這個季節,四都村的老人們都把這句話掛在嘴邊。年輕人的回歸,不僅給父母們帶來了快樂,也讓老人們種的楊梅賣得更好。

50歲創業種楊梅

他覺得日子有奔頭

“楊梅熟了,孩子就回來了”

陳胡能(左一)在自家楊梅地里。 陳躍斌 攝

陳胡能家是村中的楊梅種植大戶,種了四五十畝楊梅樹。

陳胡能今年73歲,1996年開始種楊梅。說起種楊梅的緣由,他打開了話匣子:“我們家只有一畝多田地,全家人都靠著這點田地過活,日子過得苦巴巴的。50歲那年,我決定創業。”他說:“孩子大了,我也就沒什么顧慮了,失敗了也沒什么大不了。干得好的話,還可以貼補孩子。”

干什么行當呢?當了一輩子農民,陳胡能覺得創業肯定離不開老本行,他說:“我們村楊梅很有名,我就想種楊梅試試看。”種楊梅要有自己的種植基地,陳胡能多方打聽,最終選擇承包村里的近50畝荒山。“這片山土質很好,荒在那里怪可惜的。”于是,陳胡能先后投資幾萬元,在這片山上種上了楊梅樹。

陳胡能和老伴一心撲在楊梅山上。每天早上爬七八公里的山路到山上勞動,晚上再原路回家。2005年,楊梅掛果了,“當時賣了1000多元,很開心。”眼見楊梅一年比一年長得好,陳胡能覺得日子很有奔頭。

2014年,四都村楊梅大豐收。產量高了,價格卻就下來了。“那時候我們賣楊梅基本靠‘搶’,搶時間,搶顧客。”為了把楊梅賣出去,陳胡能和老伴在半夜打著手電上山采楊梅,再趕到8公里外的楊梅市場早市,在此起彼伏的吆喝聲中招攬生意。“成本一年年在漲,可是來買楊梅的都是老客戶,不能漲價。”陳胡能說,辛辛苦苦一年又一年,收入卻并不穩定。

“楊梅熟了,孩子就回來了”

陳樟龍夫婦。陳燕芬供圖

老農民網上賣楊梅 種植戶變成銷售戶

有同樣感覺的,還有陳樟龍。陳樟龍今年70歲,種了20多年的楊梅。“2014年,楊梅真當不好賣。”陳樟龍說,主要問題是客戶少,賣的人多,“那年的楊梅大個的才賣兩三元一斤,最高的也就四五元一斤,賺來的錢差不多就抵掉肥料錢。賣不出去的楊梅只能喂豬。”

每逢楊梅豐產,陳樟龍老兩口總是又喜又憂。“該怎么把這么多楊梅賣出去?不了解市場行情,信息不對稱,我們心里很沒底。”

陳樟龍和老伴徐細妹是自家楊梅園里的主要勞動力,他們有3個女兒,都在外地工作,其中二女兒就是開頭提到的陳燕芬。2015年,陳燕芬在和母親徐細妹聊天的時候,了解到了父母的煩心事,她開始琢磨如何將家里的楊梅推銷出去。

在女兒的幫助下,2016年起,陳樟龍開始在網上賣楊梅,他給自己網店里銷售的楊梅產品取名叫“楊梅陳”。陳樟龍算了筆賬,在網上銷售,除去快遞費、包裝費等成本,每斤楊梅能賣10-30元,比等待收購商上門收購利潤高了不少,自由度也更高,買家也能買到性價比更高的楊梅。

當年,通過網銷楊梅,陳樟龍獲利兩三萬元,他還把這個方法教給村里其他種植戶。“效益這么好,這是我完全沒想到的。”同樣從網銷中嘗到甜頭的陳胡能說,50歲包荒山種楊梅,這個決定是做對了。

今年楊梅季,在年輕人的幫助下,四都村留守老人們組了個團,嘗試起了直播這一年輕人喜愛的方式。

“楊梅熟了,孩子就回來了”

四都村的老人在采楊梅。陳燕芬 攝

90歲老人的信念:楊梅熟了孩子就回來了

四都村常住人口不足千人,年輕人大多外出工作、生活,三四百位老人留在村子里。目前,全村楊梅種植面積有400多畝,留守老人們支撐起了村里的楊梅產業。

楊梅上市期只有10多天,多的人家收入在10萬元左右,但日常的照料和培育卻幾乎要耗費一整年的時間。陳樟龍用當地話把種楊梅比喻成“磨頭鬼”,他說:“楊梅就是‘磨’出來的,果子一摘完,就得給樹追肥,接下來還要除草、修剪……”一年到頭沒什么空閑。

種楊梅很辛苦,為何還要種?對四都村的老人而言,種楊梅除了有收入,還給了他們一個盼頭——除了過年,只有在楊梅熟透的時候,孩子們才會紛紛回來。

“現在條件好了,女兒們想把我接到城里一起住,但我不愿意。我總覺得,自己得有點事干。你看啊,晚飯的時候我們都坐在門口,聊聊楊梅收成,多自在。”陳樟龍說,他不愿意離開四都村,“女兒跟我說過,楊梅的味道是家的味道。”

而對于90歲的李春風來說,種楊梅似乎成了一種生活信念。李春風的丈夫早逝,要強的她,靠做豆腐拉扯幾個孩子長大。如今,孩子們都有出息了,李春風也早就到了享受天倫之樂的年紀,可她不愿意給孩子們增加負擔,還在打理楊梅地,“只要有一口氣在,我就會勞動。”一個人在家的時候,李春風會很想孩子們,這時候,她會到山上轉轉,看看楊梅,“楊梅熟透的時候,孩子們就回來了。”

評論
分享
QQ空間 微信/手機瀏覽器
查看/參與評論
周排行月排行年排行
網友評論
人參與 | 人評論
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, 立即 登錄 | 注冊
公眾微信 意見或建議
德州扑克攻略